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6-03 11:58:29

                                                        延生托养中心,老安正为妻子做肢体按摩。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摄

                                                        陈怡的遭遇和面临的困境并非孤例,新京报记者从多位植物人亲属处了解到,他们普遍面临着巨大的身心压力和经济负担,有的人因为治疗无望或经济所迫已经放弃治疗,有的人因为治疗和照护分歧而与亲人反目,有的人则还在苦苦寻觅让亲人苏醒的最后一根稻草,无论哪种情况,只要亲人成了植物人,身心折磨都如影随形。

                                                        有一天,护士问她,“你的头发一年之内怎么白了这么多?”她回过神来,没有感到意外。这只是身体外表的变化,更隐蔽的创伤只有她自己知道:母亲出事两个月后,她就绝经了。

                                                        “你再给它多少水,它也绿不了了”

                                                        她是一名植物人。今年1月6日,她在下班回家路上被一辆疾驶的汽车撞飞,再也没有起来。

                                                        据CNN新闻报道,这段视频随后引发大量关注,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和纽约市警察局局长德莫特·谢伊也公开表示了赞扬。科莫在推特上转发了这段视频,并表示:“改变就是这样开始的。”

                                                        王苹的丈夫老安是一名铁路工人,妻子出事后,老安把给儿子攒的婚钱都给了医院,今年4月份,他实在无力再让妻子住在医院。他也不敢把妻子接回家,他知道自己照顾不好,而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请护工。

                                                        但是,托养中心搬家以后,登记证书今年即将到期,需要换领登记证书并更新注册地址,密云区残联告诉相久大,他们不再同意做托养中心的主管部门。新京报记者从密云区民政局社团登记科得知,托养中心需要自行寻找业务主管单位,若在登记证书到期之前无法找到,将会被注销登记证书。这意味着托养中心将会陷入“非法经营”的窘境。

                                                        今年1月,她来北京找到了天坛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杨艺。来天坛医院之前,杨艺在陆军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工作,该科室以植物人促醒治疗著称,科室主任何江弘自2010年组建了促醒专业组。

                                                        2017年,患者增加到8个,直到山沟里再也住不开,相久大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找到现在的新址。如今,所有的床位都已住满,只有老患者去世时,托养中心才会空出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