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上海“城中村”
来源:疫情中的上海“城中村”发稿时间:2020-04-07 21:49:23


离家3个多月,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被问及是否想家时,杨勇顿了顿说道:“还好还好,我个人比较独立,家里人确实担心过,希望我能早点回去,但现在也回不去了,只能积极面对,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

4月7日,刘家义等省领导和山东大学有关负责人看望慰问了张静静家属,对张静静的不幸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山东省将会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妥善做好相关善后事宜。

4月3日,杨勇跟随托尔卡切夫去当地药店买口罩,但跑了几家都没有买到。俄罗斯朋友就把车里仅有的两个口罩给了杨勇。“现在俄罗斯人的防护意识也很强,出租车司机和超市工作人员都会戴口罩。”

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正吃的时候,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野餐”蹭酒喝。结着酒劲儿,两人聊得很投机。得知杨勇正在“流浪”,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托尔卡切夫,听到杨勇的经历后,便邀请他住上几日。为表达感谢,杨勇决定展示“中华厨艺”,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没想到,给他们辣得不行”。

贝加尔湖上吃火锅、喝着伏特加等极光、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

杨勇介绍,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大约50个房间,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后来他们都离开了。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

“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4月1日,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不过,杨勇表示:“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我打算备足粮,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看看美景,等疫情过去。”

获知张静静患病后,省委、省政府十分关心。4月5日上午,省委书记刘家义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组织指挥抢救,听取抢救情况和方案汇报。刘家义要求穷尽一切手段和资源做好抢救工作,必要时请求国家卫健委支持,调集国家专家指导抢救,安排省卫健委主要负责同志迅即向国家卫健委相关领导专家连线汇报,沟通商议抢救方案,责成相关单位第一时间通知家属,与张静静丈夫保持密切联系,尊重家属意愿,省里和有关方面全力协调解决交通工具。省卫健委、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调集全省精干专家和医护力量全力组织抢救。终因病情危重抢救无效,于4月6日晚18时58分不幸去世。

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红瓶)和酱油(黑瓶)(受访者供图)

张静静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管护师,今年1月25日大年初一,她随山东省第一批医疗队连夜飞抵湖北。完成支援任务后,3月21日张静静随山东省首批医疗队返回济南,按规定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期间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4月4日下午5时隔离期满,拟于5日上午返家休息。5日早上7时,张静静突发心脏骤停,隔离地医院迅速对她进行抢救。